當前位置: 首頁 > 體育?足球 > 足球 > 恒大為國養士需做犧牲 足協打擊高薪低能

恒大為國養士需做犧牲 足協打擊高薪低能

2020-01-02 08:09:24來源:搜狐體育

12月31日,中國足協趕在新年到來前的最后一天公布了2020賽季職業聯賽的各項政策調整。這也是足協新主席陳戌源上任后,職業聯賽首次進行政策方面的改革,從下發通知的具體條款來看,足協此次查漏補缺,對過往政策的不足之處進行了補充說明,而針對歸化球員,尤其是非血緣歸化球員的管理,足協更是權衡多方利益,最終拿出了較為公正合理的解決方案。當然,任何政策的制訂其本意肯定是為了中國足球的發展,但落實到具體的執行,足協方面仍需加強自身并且團結有關部門的監管力度。

歸化球員報名權衡多方利益 恒大為國養士需先自我犧牲

作為此次聯賽政策改革的重中之重,中國足協將歸化球員(入籍球員)問題放在了首項提出。歸化球員分為兩種類型,即華裔歸化球員和非華裔歸化球員。對于華裔歸化球員,輿論包容力度大,因此中國足協也規定這些球員可以以國內球員的身份進行注冊報名,且他們的出場不受限制,這也就意味著北京國安的李可、侯永永,廣州恒大的布朗寧下賽季將和本土球員享受同樣的出場待遇。

而中國足球想要沖擊世界杯,需要依仗的還是競技水平更高的非華裔歸化球員。非華裔歸化球員基本由中超聯賽過往的外援組成,而他們的歸化手續則主要由廣州恒大俱樂部操辦,如果不對這些球員的注冊報名加以限制,他們很可能在恒大一家俱樂部扎堆,這將徹底顛覆中超聯賽的公平競爭原則。

足協最終提出的方案是,對于非血緣歸化球員,每支球隊可以按照國內球員報名1人,超過1人則將占用外援報名名額。這條政策完全針對廣州恒大提出,因為放眼整個中國足壇,也只有恒大擁有多于一名的非血緣歸化球員。恒大目前主要的非血緣歸化球員有兩名,他們分別是艾克森和高拉特,為了讓兩人同時出場并滿足足協的政策,恒大只能讓艾克森以國內球員身份出戰,而高拉特需要占據一個外援名額。

足協對于外援名額的規定是,報名名單中最多只能有5名外援。恒大目前已有塔利斯卡、保利尼奧和樸志洙三名外援,球隊也以對外放出信息,不會針對三人進行調整,那多余的兩個歸化球員名額,恒大完全可以將他們分給高拉特以及潛在的阿蘭、阿洛伊西奧。因此下賽季從理論上我們可以看到恒大同時派出3外援+艾克森+高拉特+布朗寧六名非本土球員登場,他們能夠占據恒大出場陣容的半壁江山。

恒大的“為國養士”策略讓他們囤積了多位無血緣歸化球員,足協權衡恒大以及中超其他球隊的利益,最終提出的這個以外援名額抵歸化球員名額還是能為外界所接受的。雖然在短期內廣州恒大的實力看起來不會有太大的減弱,但在未來塔利斯卡、保利尼奧淡出,恒大的外援名額有一天甚至可能會全部提供給這些非血緣歸化球員,到那一天隨著年齡的增長和其他因素,這些球員的實力恐怕很難與中超其他球隊的正常外援相比。恒大可以繼續標為國家搜羅歸化球員,但相應他們的競技成績可能會得到削弱。

除了廣州恒大外,另一個受歸化球員政策調整影響的球隊是山東魯能。魯能上賽季歸化了非華裔球員德爾加多,但根據足協的新政,德爾加多入籍未滿五年,因此他不得以國內球員身份進行注冊,魯能如果要使用德爾加多,需要讓他占據一個外援名額??紤]到魯能自身的戰績需求,球隊恐怕很難將一個寶貴的外援名額用在德爾加多身上,這筆從當初就略顯荒誕的歸化到頭來也只能落得個鬧劇下場。

降薪改革事無巨細 國腳身份不再隨意

職業聯賽改革的第二項議程針對球員的薪資收入,在中國足球競技成績陷入低谷的時期,這也是外部輿論對中國足球抨擊較多的方向。中國足球上部浮夸的投資環境已經讓廣泛的中下集團球隊投資人叫苦不堪,中甲聯賽甚至曝出了不敢沖超的丑聞,這樣的荒唐現象已經不符合體育本身的追求,中國足協過往雖然針對職業俱樂部的投資頒布“四大帽”限制,但落實到具體的執行上,仍有不少的空子可鉆,足協此次的改革就是講這些空子堵死,斷了中國球員低水平掙大錢的幻想。

限薪令分為三個對象,首先對于本土球員,新政要求國內球員與俱樂部新簽訂的所有薪酬合同每年稅前總額不得超過1000萬元人民幣,此前曾有人表示俱樂部可以與球員進行暗箱操作,通過其他渠道增補收入,但足協同時規定雙方的薪酬合同包括但不限于簽字費、肖像權、房產、車輛、股票、債券等,這也就意味著只要俱樂部與球員發聲經濟往來,中國足協都有權將其視為合同薪酬的一部分,俱樂部層面已經鉆不了空子。

還有人提出,職業俱樂部的背后贊助商都是各大集團公司,他們可以通過自己的合作公司或子公司為球員進行“贊助”。中國足協這次把事情做絕了,所有球員與俱樂部以外第三方簽署的商業合同,必須拿到中國足協報備,而具體的認定還完全由中國足協自己的監察機構說了算,這也就意味著從贊助商層面,球員的薪資收入也沒了空子可鉆。

同時對于本土球員,中國足協的薪資待遇設定并不死板,像入選國家隊的國腳,他們的能力更強,按道理來說可以掙更多的錢,但如何認定國腳資格是個難題,如果只是入選了國足就是國腳,那2019年一整年,具備國腳資格的本土球員多達63人,國腳身份顯然不值錢了?,F在中國足協下發具體規定,只有入選了世界杯、亞洲杯以及相應預選賽最終報名名單的球員才具有國腳薪資上浮資格,國腳的身份認定不再隨意。

對于本土球員中的年輕球員,過往不少新聞中已經曝出年輕球員早早拿到高薪,不一心鉆研業務能力,反而大手大腳花錢引起公憤的新聞。如今中國足協對于21歲以下的年輕球員限定薪酬合同稅前不得超過30萬人民幣,但對于那些能在職業聯賽中獲得穩定出場時間,也就是已經打出名堂的球員,足協解除了這條限制。但值得一提的是,中超的U23政策注定了21-23歲之間的球員也能簽下大合同,這些球員與所謂的U21球員又能有多大區別呢,兩項政策對于年齡的界定存在偏差,稍顯不妥。

最后對于外援年薪的限制,新政要求外援新簽合同稅后年薪不得超過300萬歐元,值得一提的是這項提議在不久前足協與投資人召開的會議上就被拿出來討論過,據了解具體的數額確定,足協方面也是廣泛聽取了俱樂部投資人的意見??梢灶A見的事實是,中超球隊在未來很難再展開無節制的軍備競賽,而過往中超的俱樂部在購買大牌外援時,除了要繳納高額的薪水和轉會費和薪水,還需要再額外向足協繳納等同轉會費金額的引援調節費,如今足協雖然沒有取消引援調節費,但是規定繳納數額由全額改為差額,還是免去了中超球隊的不少負擔,可以說這是中國足協對過往政策存在不妥之處主動糾錯的一則典型案例。

外援政策對接亞冠 青訓培養獲特別重視

對于外援政策,足協放寬規定,中超再次恢復到4名外援同時登場的時代,但值得一提的是與之前強制要求3+1的時代不同,現在的中超俱樂部完全可以配置4名非亞洲外援,這對中下游球隊來說堪稱福音,整個中超聯賽的精彩程度也將得到進一步的提升。中超聯賽為何要增加外援,其中的原因很多,很重要的一點是近年來中超球隊在亞冠賽場的競爭力明顯下降,我們在投入遠超日韓球隊的同時,卻屢屢被對手在場面上壓倒。

此前中超聯賽與亞冠聯賽的外援政策不同,這導致一些參加亞冠的中超球隊很難配備所需的亞洲外援。如今外援政策拓寬之后,中超的頭部球隊在亞冠的競爭力將變得更強,而2021年的世俱杯將在中國舉行,中超也迫切期待有球隊能夠站出來為中國球隊在世俱杯中多占據一個名額。

外援名額的增加勢必將壓榨本土球員的生存空間,對于本土的年輕球員,足協又出臺了額外的政策幫助他們增長,其中重要的一點是U21球員將取消轉會名額限制,這也讓年輕球員獲得更多的流動機會,在不同的平臺證明自己的實力。中超聯賽此前已經將U23政策進行修正,新U23政策對于年輕球員的出場保質不保量,如今足協再將這一理念進一步落實,次級別聯賽中甲取消預備隊聯賽,中甲球隊強制參加賽會制的U23聯賽,這相當于將年輕球員放到一個水平更適合的環境進行鍛煉,避免能力不足的球員直接被提上中超,反倒是拔苗助長。

對于年輕球員的培養不局限于球員本身,足協也特地出臺新政策保證青訓培訓機構的利益,在U21轉會限制這一條下,足協特地列出了三種不占用俱樂部轉會名額的球員。他們分別是轉會到國際足聯其他會員協會注冊的球員再次轉會到本俱樂部時不占用轉會名額,例子很簡單就是如武磊轉會到西甲西班牙人俱樂部后,如果他再想回到上港效力不會占用轉會名額,這顯然是對中超支持球員留洋俱樂部的一種保護措施。

第二種是本俱樂部U21轉出球員,這里的深層含義是一些從球隊中轉會出去之前是U21的球員,之后超過了21歲的年齡再次轉回到之前的球隊,并不會占據該球隊的引援名額。第三種球員是本俱樂部擁有過首簽權的球員,這里的首簽權可能會讓外界感到困惑,這是什么意思呢?實際上俱樂部獲得首簽權需要滿足四項條件,而概括下來幾乎等同于俱樂部對一名球員完成完整的青訓培養,則可以優先簽下自己的青訓球員。而對于俱樂部自己產出的青訓球員,有一天他再回到自己的母隊,就不會占用轉會名額了,比如王永珀是山東魯能培養的青訓球員,如果他目前從申花再次轉會到魯能,實際上是不占據魯能引援名額的。

可以看到對于堅持做自己青訓,愿意將年輕球員送出過的球隊,中國足協都在出臺具體措施保障他們的利益,結合之前足協出臺的一系列打擊出國涮水行為的政策,未來中國的年輕球員再難出現類似出口轉外銷的情況。

中國足協作為中國足球的領導部門,他們所指定的政策其出發點自然是為了中國足球考慮,但有些政策的制定因為管理者缺乏對足球運動的認識,異想天開,導致最后出現無法收拾的局面,而有些政策因為缺乏有些的監管手段,實際上已經名存實亡,例如去年制定的國內球員2000萬轉會費上限的政策,早已被各支球隊通過不同手段規避。

好的政策還需要有好的執行者,中國足協在此次下達的通知里特地表示,未來中國足協將會同相關部門、專業機構、國外專家及俱樂部代表共同制定后續監管辦法及實施細則。相信在多部門的配合下尤其是司法部門、稅務部門的配合下,中國足協針對職業俱樂部無節制投入的控制以及國產球員“德不配位”,高薪低能局面的改善都能取得實質性的成效。

責任編輯:張欣剛
掃描二維碼分享朋友圈
本站部分文字及圖片轉載于網絡,如侵犯到您的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即刻刪除
  •  
  • 點擊量排行
  • 時政
  • 經濟
  • 社會
  • 國內
  • 國際

延邊新聞網舉報電話: 0433-2518770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吉林省延吉市光明街89號 郵編:133000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22120180019
吉ICP備09000490號-3吉公網安備 22240102000346號
? 2007-至今 延邊新聞網 版權所有

微信公眾號
延邊網

延邊新聞網
手機端

新浪微博
延邊新聞網

地址:吉林省延吉市光明街89號

郵編:133000

電話:0433-2518770

郵箱:[email protected]

天津麻将微信一分群 体育彩票61开奖结果 广西双彩24选7的走势图 吉林快3开奖号码 好彩1技巧规律 湖北快3走势图一定 幸运赛车综合走势图 江苏11选5任三玩法推荐 福彩东方6十1开奖结果 今天上证综合指数 四川快乐十二遗漏数据表